总裁平安教练

 

企业安全教育平台  老板平安健康卫士

 

微信QQ:2326771598  电话:13621817063

 

决策不慎,满盘皆输

 

 

 总裁平安教练刘凤立老师认为,企业决策者在用人方面一定要谨慎,一定要按照科学决策的原则来选人和用人,否则就可能使企业遭受重创。下面我们介绍一个因用人失误造成破产的实例。

 

陈书友是台湾食用油行业的强人。他自20世纪50年代初创办制油厂起家,经营发展势头十分强劲。20世纪60年代初,他大胆从日本引进先进技术,很快便称雄一方。20世纪70年代初,他又想实现企业管理现代化,聘请了一位日本管理专家担任总经理。由于这位日本专家不了解台湾的社会文化和经营环境,而陈书友对他又过于轻信,结果使企业陷入困境。

 

陈书友是一位富有开拓精神的企业家。1953年,他在家乡台湾省彭化县创办制油厂,虽然经营业务发展很快,但他不以此为满足。1960年,作为一家地方小厂的老板,陈书友不惜血本,以601)万元(台币,下同)从日本购得生产溶剂油的机器设备和从米糠中提炼食用油的新技术。于是,陈书友成了台湾第一家用米糠制油、第一家生产出色拉油的食用油巨头。

 

然而陈书友不以此为满足,他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。1973年他聘请日本管理专家中川,担任他的总源色拉油公司的总经理。此举曾在台湾企业界引起很大的震动。

 

为了实现他的赶超世界先进管理水平的宏伟目标,陈书友对中川总经理过于轻信,授予他总源公司的人、财、物的全部决策大权,而自己则不予过问。令人遗憾的是,中川并不了解台清的社会文化特点,生搬硬套适合于日本国情的那一套企业管理方法,结果,企业连年亏损,债台高筑。

 

陈书友不得不从“轻信之梦”中惊醒,收回了企业管理权。但是,中川总经理3年中所造成的积弊,是不可能很快消除的。因此,陈书友接手之初,难题成堆。对此,陈书友认为都是轻信别人造成的。心灵的创伤,使他渐渐养成了越来越重的戒备心理,不相信任何人,怀疑一切人,不愿让别人掌握任何管理权力,对管理者们处处苛求。总源公司上下,无论是管理者,还是职工,人人都处在陈书友的怀疑、冷落之中。


总源公司越是为债主催债而穷于应付,越为借钱度日而焦头烂额。陈书友就越是为轻信别人而自责,就越是戒备大家、怀疑众人。昨天的打击,今天的压力,使得陈书友越来越难以与别人相处。过去,他与公司的员工亲密相伴,犹如家人一般;而现在,他的5个女婿,因不堪忍受怀疑而先后辞职离去,而他手下的管理人才则离去的更多。

 

当时,台湾的食用油业实行联保制度,办理菜籽、黄豆等原料进口时,结汇开信用证须在同行中找人盖章作保。总源公司欲进口一批黄豆,只等有保人盖章的信用证一到,便可装船运回台湾。遗憾的是,陈书友请联保的同业盖章作保,对方严词拒绝,甚至连“中信局”也出面说话,但仍得不到通融。不盖章,信用证开不到,订货、装船合同就不能兑现,就要受罚。而由于企业亏损严重,资信度降低,总源公司从银行申请贷款已不可能。这样,陈书友不仅得不到急需的制油原料,还要赔偿出售黄豆的外国厂商200万元、船运公司空船费300万元,共计500万元的违约金;更重要的是,因失信而赔偿违约金所造成的企业形象的损害,更是不可估量的。

 

人才的流失,资金的短缺,犹如两大绝症困扰着总源公司,使它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了。

 

1985年初,总源公司的债主们纷纷上门催债。中华贸易公司急于要讨回7000万元的融资款以解决自身的经营急需,华侨银行则限令其偿还5000万元的到期债务……在债权银行纷纷抽走银根的情况下,总源公司根本无法筹集2亿多元的还债资金。

 

总源公司陷入严重的财务危机之中。1985年5月底,陈书友不得不宜布停工,只留下30人做维护工厂之用。陷人困境的陈书友,只好向台湾财政部门申请援救。财政部门决定由某单位出面,让农民银行等7家银行联合贷款1.4亿元给总源公司。但是,农民银行和台北银行提出条件:该公司要先偿还债权人的融资款等。陈书友无力实现这一先决条件,因而1.4亿元的联合贷款无法到手。

 

走投无路的陈书友,面对债权人的日夜包围,只有靠宣布总源公司破产来解决债务危机了。

 

由此可见,作为经营者,应当引以为鉴,切勿走入用人决策的误区,否则,必然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。

  

( 微信、QQ:2326771598)(添加搜索公众号“总裁平安教练”,点关注,获取更多资讯)